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夜裏的4路汽車

這是一條荒僻的郊區公路,山坳間濕冷的霧氣裏,青灰色的公路像是一條巨莽懶洋洋地爬在地上。因為這裏既不是國道,也不是省道,天一黑,便沒有多少車輛經過,也是這個原因連燈光也稀少了,隔的很遠才有一盞昏黃的小燈在霧裏若隱若現,像是怪物在黑暗中偷窺的眼睛。
  曉琳本不應該在這個時候來到公路上的小站,但明天要上早班,她不得不硬著頭皮,去等這條路上唯一的公車進城。她借著燈光看了眼腕上的手錶,9點20分,最後一班車還沒過去。
  電線杆上的小燈只能照住它腳下巴掌大的地方。曉琳就可憐惜惜地站在巴掌裏,身邊的電線杆上釘著一塊破損的木牌,仔細看寫的是“陰坳裏”三個字,下麵大大地寫著“4路汽車”。曉琳心裏有些害怕,畢竟是女孩,害怕也是不必害臊的。但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和圖象一個勁地冒出來。她惱怒的向電線杆上吐了一口,在心裏把那些編鬼故事嚇人,騙小孩子的所謂作家罵了個痛快。“陰坳裏”,曉琳心裏嘀咕,也不知是哪個沒文化的先輩起了這麼個怪名,不好聽不說,怎麼念起來都覺得陰森森的。
  曉琳伸長脖子向山坳裏張望,心裏不住地叨念:“該死的4路汽車怎麼還不來,可千萬不要不來,可別把我扔在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山溝裏。”“4路汽車”曉琳腦中一閃,“死路汽車”這是好像是哪個傢夥曾和她開過的玩笑。不過這個“4”字確實不吉利。她越想心裏越沒底,有種禍不單行的恐懼。
  一陣冷風吹過,曉琳渾身一抖,只見山坳裏黑油油地滾來一團黑影。那黑影緩緩移動,在月臺不遠處停了下來。“該死的4路汽車來了!”曉琳再也故不得“死路汽車”的忌諱,幾步竄上車去,順手丟進投幣箱裏一枚硬幣,心裏只是想著離開這陰冷的郊外小站。
  車上沒人,曉琳選了一個靠窗的雙排座位坐下,一想到城市裏的燈火通明的夜景,心裏不由的溫暖了許多。正想著,就聽見車門下一個異常蒼老、艱澀的聲音響起:“先等等,我要上車。”曉琳向車門望去,那黑影已經晃晃悠悠進地了車廂,一道光在那影子上掠過,她的心猛地一下提到嗓子眼,從沒見過這麼老、這麼醜的女人。那老婦穿著一身舊年間山裏人常穿的黑色棉襖,悄無聲息地走過來,在曉琳身邊坐下。
  曉琳的心都快跳出來,車上只有她們兩個人,這老婦人怎麼偏偏和自己擠在一起。她偷眼向老婦望去,沒想到卻與老婦瞅她的目光相對。那是一張僵硬、蒼白的臉,層層的皺紋像是龜裂、乾涸的土地,仿佛能掉下土渣來,眼神灰蒙,沒有一絲生氣,向她微笑的嘴裏沒有一顆牙齒,就像是一個噬人的黑洞。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