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鬼夜叉

漂泊在北京是痛苦的,租房更是痛苦的,要是既漂泊在北京還租著房是最痛苦的。小葉低著頭,拖著自己的行李箱,走向新租的房子。進了鐵柵欄的門,小葉發現有一雙眼睛在偷偷地窺視自己,但自己看到的地方卻沒有人,而那雙眼睛也不見了。租到了一套小一居,居然要元,快一個月工資的一半了,而這已經是最便宜的了。但那雙偷窺的眼睛著實讓小葉不舒服了一會兒。但她還是拉著行李箱走進了院裏,看到了正在院裏擇菜的一個阿姨抬起了頭,問到:;姑娘,你是哪門的?我怎麼沒見過你啊?;小葉笑著說:;阿姨,我剛搬來,在一門,以後您多關照啊!;那個阿姨站起來,說:;我姓張,叫我張阿姨好了;;;然後伸出了滿是泥土的手,小葉看了看,張阿姨又把手縮回去了,笑著說:;看我真是糊塗了,你趕快搬家吧;;;然後又神秘地對小葉說ï¼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