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夜來屍吻-2

股衝動——我要親眼去目睹!只有這樣才能弄清真相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當然即使正如我所料我也沒有進一步的辦法——當場抓住他嗎?搞不好反被他幹掉。教育說服他嗎?我實在沒有這把握。拍下他的醜態作罪證嗎?真遺憾我沒帶相機來。
  所以暫時決定的辦法是,我還是要先用行動證實一下自己的判斷,等終於能肯定就是他了再進一步採取行動,也免得還不明真相就貿然動手,會打草驚蛇也許還是冤枉了人家——畢竟一切還只是我的猜測。
  這麼決定後我感到了一陣異樣的刺激,我開始考慮是否應該告訴幾個老友知道好發揮團結的力量,最後我決定還是算了,這麼前衛的事實在不適合民風淳樸的他們參與,我管我的作法叫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而且我只是準備暗中監視取證而已,人多還礙事。
  我心驚肉跳地迎來了夜晚。如果我的計畫被父母知道的話那我這輩子都沒希望去了。所以我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直到我離家出走在夜路上為止都一帆風順。
  這也意味著,要是我出了事,沒有人會知道我的下落!這點是很嚴重的,不能不防,所以我隨身帶了一把鋒利無比的鐮刀以備不時之需。我的行動也很小心謹慎,一路上我都像在擺脫跟蹤般閃閃躲躲,儘量挑草叢來走,不然要是和我的監視對象不期而遇不就完了?
  直到我抵達墳地都沒有遇上大丙。真是可喜。我在那個慘遭玷污的荒墳附近找了一個很合適的茂密樹叢鑽了進去作為隱蔽據點,我靜靜等待著將會發生的一切,在回鄉時任憑我怎麼想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種特務經歷,人生真是奇妙。
  當然,這時的我怎麼想也想不到接下來還會發生那樣的事!
  話說我在樹叢裏悶著滋味實在不好受,時間像負心的情人一去不復返,大丙一直沒有出現。我有點怨恨自己的沒事找事。搞不好要在這露宿風餐一夜了,當我在心裏自言自語時,由近及遠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我期待已久的大丙來了!
  我相信夜色加上障礙物大丙是發現不了我的。我看見他左顧右盼像潛入室內的竊賊般迅速來到了那座墳前,然後他舉起帶來的鐵鏟一下一下地開始挖開墳墓,第一次看到這麼充滿恐怖色彩觸目驚心的真人真事,我的心跳聲險些嚴重超標洩露出我的存在。
  那個簡陋的墓很快被挖得現出一口薄棺,大丙扔掉鐵鏟費力地將棺木拖出,棺材被平擺在了露天曠野上,他很輕易就打開了棺蓋,雙手伸了進去,把一具衣著破爛的女屍抱了出來。
  事情到了這一地步我的一切推論都被證實正確了。我來不及佩服自己的頭腦,因為眼前的景象是如此古怪,超過我接觸過的一切鬼故事,這就叫百聞不如一見。
  大丙將女屍放在地上,借著月光我看清了這位人死了還晚節不保的悲劇人物的尊容——坦白說,是一個相當秀麗的女子,皮膚不知是因為天生還是因為死去的關係在月光映照下格外白皙。而且也看不出有絲毫腐爛……很奇怪的是,讓人一見之下真有一股衝動想要吻她——起碼大丙就那麼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他的樣子與其說是為了練功而勉為其難還不如說是在盡情享受那種快感。
  要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看到這情景,我會以為這人有“戀屍癖”這種變態性傾向,但這時我清楚知道他是邪教的犧牲品。雖然眼前這畫面很有點像戀人間的親昵,但一想到事情的本質,我實在忍不住要嘔吐!我的確幹嘔了幾下,還好沒有實質性事物外流,不然難保不會暴光。
  我定定地看著大丙投入地“吸著屍氣”,只盼儘快結束,不要再折磨我的視覺神經。忽然,我的全身像被雷劈到一樣猛震,我差點大叫出來!
  我看到,那具女屍的手慢慢地向上抬了起來,眼睛也在慢慢地睜開……我不能相信我看到的這一切!而大丙閉著眼仍然在吻著,沒有任何察覺,但他很快就知道了——因為那雙手繞過了他的脖子將他環抱住了——情形一如接吻時女方的自然動作,但我想大丙和我一樣絕感不到絲毫溫馨!看得出大丙瞬間魂飛魄散,他用力地想掙脫,但竟被抱得很緊無法得逞,接著那女屍一個翻身反客為主,將大丙反壓在了身下,大丙四肢狂舞著,慢慢地,他的動作靜止了,我清楚地看見他眼裏絕望的光芒消失了,他的生命消失了!他一動不動。
  我已變成了塑像,再難以挪動半分。那女屍——還能稱為女屍嗎?她是僵屍?我忍住不昏過去。這時忽然一個人聲響起:“你終於起來了!”——幾乎把我駭死——我聽出來,是那個宣揚邪說的老太婆的聲音!我看見她健步如飛地從遠處走了過來。她果然和這事有關!
  更出乎意料的是發生了,那具女屍一見到老太婆就興高采烈地迎了上去,一開口就震動了我:“媽,你怎麼這麼久才來救我?”
  媽?那個老太婆是這女屍的媽?沒等我疑惑完,老太婆已抱住了女兒笑道:“沒辦法,肯幫忙的人太少啊,只有他一個,不然你可以更快復活。他也不用死了。”
  “他真的死了?”少女踢了下大丙醜陋的屍體。
  “他一個人的陽氣全部給了你,怎麼還能活?”老太婆道。
  “哼,”少女嬌羞地,“他占了我那麼多便宜,活該!”
  兩人說笑著,抬起了大丙的屍體,扔進了棺材裏。再把整個墳墓還原了。我相信大丙在掘墳時絕對想不到,他其實是在自掘墳墓!
  我腦袋一片空白,我不能思考任何事情,我最擔心的是自己會被發現——看來應該沒有,不然,我……快滾快滾,我默念著。同時握緊了手裏的鐮刀,萬不得已時也只有拼命了!
  好彩,她們把墳墓弄妥後沒有再逗留,就要向墳場外走去。我暗松了口氣,幾乎癱倒了。
  忽然,又一個意外襲來,老太婆忽然回頭,對著我藏身的樹叢大聲道:“小夥子,你錯了,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啊,哈哈哈……”
  我真正癱倒了!我的手因為汗出太多已握不牢鐮刀了。但老太婆說完話後沒有進一步的舉動,就帶著她的女兒走了。
  從此,我再沒見到她們。
  大丙神秘失蹤的事在村裏引起轟動,但除了我之外,沒有人知道他身在何處。我沒有透露任何事情,因為是不會有人相信的,說了還會因此遭人懷疑。反正大丙已經死了,呆在墓裏不正是死得其所嗎?
  至於我的那次怪異遭遇,我至今沒有任何科學解釋,而我所擁有的概念也完全是來自那對母女的對話。相信大家也能從中體會出一鱗半爪,就不多說了,再多一點的想法,我也沒有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家鄉,像逃難。真的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