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對面樓的女孩-2

過了會兒,手機又響了,我以為是她的,但一看是落蕾的。

  “歐陽你還沒睡啊。”這不廢話麼,睡了怎麼接你電話。我只好敷衍到就要睡了。

  “小心身體啊,別太累了,我聽老總說你被派去查那個奇怪的事去了,所以打個電話問候你一下,怎樣,是不是在電話那頭感動的熱淚盈眶了?如果你要感謝我的話,明天請我吃飯吧。”這不明擺著以慰問為藉口敲詐我麼。

  我哭笑不得,這裏已經被林嵐搞的快焦頭爛額了,落蕾又來了。

  “好吧好吧,嶽總,明天我請你吃飯。”我正要掛上手機,門鈴響了。該不會林嵐這麼快就來了吧?

  “好象有人來了。我去開門,明天見吧。”我掛上了手機,最後聽見了落蕾說了句:“祝你一切平安。”

  我一步步走近門口,隨手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上面赫然顯示著11:40。我又看了看和林嵐的通話時間,已經是11:14了。

  我的腦袋僵住了,任憑門鈴在狂響。林嵐怎麼上來的?

  這個時候手機又響了,是林嵐。我門鈴和手機的鈴聲交織在一起。在空蕩蕩的客廳迴響。

  我咬了咬牙,接通了電話。裏面依舊是她好聽的聲音。

  “我知道你在門後面,開門啊。”聲音從手機裏傳出,我仿佛可以嗅到她話裏不安的種子。

  我和她就隔著一道門。我顫抖著站在貓眼前看去。門外空無一人。但門鈴卻依舊狂響著!

  我發瘋似地拔點電源,門鈴終於不響了。手機我也關上了。現在安靜了,所有的聲音一下都消失了。

  我抱著雙腿縮在牆角。這時,我看見了那原本進來被膠布死死貼住的插座。

  我終於知道前任男主人為什麼要貼住它了。

  黑洞洞的插座裏我看見兩跟手指慢慢伸了出來,那是兩截蒼白手指,但分明看的出非常纖細,那是女人的手指,或者說因該是林嵐的,因為那跟食指上貼著我在熟悉不過的創可貼。

  手指慢慢的伸出來,非常的慢。我知道我的牙齒在打抖。也不知道哪里來的氣力居然猛的把手指硬頂了回去。然後我到處尋找著膠布。拼命的把所有的插座都死死地封起來。

  做完這些我忽然如被掏空了一般,一下躺在了地板上。手機居然響了。我明明是關上了的。

  一下接著一下,鈴聲越來越大,我終於忍不住了,接通後我高喊:“別折磨我了,我又和你沒什麼關係!”

  那邊沉默很久,什麼聲音也沒有,只聽見呼呼的風聲。

  “真的沒有麼?你不是喜歡我麼?”林嵐的聲音這時候聽起來就像是魔鬼的禱告。

  “沒有!絕對沒有!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你!”我大聲喊叫著,聲音在房間裏回蕩。

  “那你為什麼每天用望遠鏡看我呢?”她的話讓我一驚。

  “你現在為什麼不用望遠鏡看看我呢,就像你平時一樣。”林嵐慢慢的說著,一個字一個字的進入我的耳朵。

  房間的燈忽然熄滅了。窗簾被風吹了起來,露出了那臺望遠鏡。外面如雪的月光打在地板上發出妖豔而著迷的光芒。我放下手機,身體不聽使喚的爬了過去,把眼睛放在望遠鏡上看著我天天看著的對面13層。

  我看見了,林嵐也正在對面用著一臺和我一樣的望遠鏡看著我。她抬起頭,滿臉蒼白的她對我笑了笑,那笑容我今生都難以忘記。我如同被蠍子或者毒蛇咬到一樣反射性的彈了出去,摔倒在地板上。

  我感覺身後有人。我沒回頭,一只手繞過我的脖子撫摩著我的臉。冰冷。

  我看著那只手,手上的食指綁著一張創口貼。

  我知道後面是林嵐。

  她就在我耳邊上輕輕的說道,呼出來的寒氣讓我全身一激靈。

  她說:“當你在看我的時候,我也在看你。”

  我的承受能力達到了極限,失去了知覺。

  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了。明媚的陽光從窗口爬了進來。正好照在我眼睛上。我抬起僵硬的身體,除了那被膠布封住的插座可以證明昨天的事外一切的一切都依然如故。

  我用望遠鏡望著對面,對面什麼也沒有,仿佛從來沒住過人一樣。

  我又跑到那個廣告企劃部,他們說從來沒有個叫林嵐的人在這裏工作。我來到對面的樓,尋味著樓管。那是位上了年紀的大爺。

  “13樓麼?很久沒人住了,很早以前一個漂亮的女孩跳樓後就在沒人住過了。”我料到是這種結果,只是詫異自己居然活了下來。

  收拾好東西的我頂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報社。大家都奇怪的問我是不是生病了,我只有報以苦笑。

  向老總彙報完後,我請了幾天假。並答應寫完這篇稿子。就當我要離開的時候,剛進門的小柳忽然叫住我。

  “剛才我來的時候又個姑娘叫我把這個信封給你。長的很漂亮呢,穿著白色上衣和黑色長裙。”

  我接過信封,打開後只有一張用過的幫迪。信封裏空空如也。

  一回到家。我就查找各大報紙新聞,終於知道林嵐在家被偷拍,然後被人把照片發到網上最後羞憤間跳樓自殺。我呆呆地看著那則消息,根本沒注意淚水已經劃落了下來。我的電話帳單也顯示,這最近根本沒有與除老總和落蕾其他的人通過話。

  手機又響了,我一看,是落蕾。

  “歐陽,你病了麼?”她關切地說。

  “恩,有點不舒服,不能請你吃飯了。”我笑著說。

  “傻瓜,我等下下班過來帶點菜給你吧,病人別亂吃東西,你們男孩子不懂的。”

  我拿著電話,開心地和落蕾聊著天。林嵐或許只是我的一個夢而已。夢醒了就要回到現實。或許我能早點遇見她,就不會只是一個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