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小鬼阿獠

一 十五年前的冬季,我去九江的姑婆家做客,姑婆住在西苑。 那時西苑還是一片老房子,巷陌深深,地上鋪著石板,斜挑簷的人家門楣上,經常可以看到古舊的銅鏡。 我姑婆家的旁邊,還有一眼舊浪井。說到浪井,九江應該是沒人不知道的。傳聞這口井一直通到堤外的長江,深不可測,每逢風雨大作的時刻,井中就可以聽到激浪拍打之聲。 在姑婆家的後門,還有一棵梅樹。這棵梅樹很老了,但年年依舊開花,開的是紅梅,殷殷的像血。 梅樹下麵,有一片空地。 這對於出門就是狹長巷子的西苑孩子們來說,無疑是一塊玩耍的樂園。每天,總有許多孩子在這打彈珠,拍畫牌。 這些孩子裏面,我表弟是最文靜的一個。他不大參與這些遊戲,他喜歡坐在門邊的石墩上畫畫。畫一些希奇古怪的東西。 我記得有一次,他畫了一個白衣的女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