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Flower時尚會館's Archiver

lilichen3729 發表於 2013-2-6 21:45

嗜血之怨驚辣鬼故事全集-2

我從沒見過這麼血腥的場面,忍不住低頭嘔吐起來,可看見自己的嘔吐物又忍不住聯想起那血腥的場面就吐的更凶。
  等我吐的全身脫力勉強抬頭往鐵窗外望時,我看見被綁在祭台上的男子已經變成一具骷髏和一攤血水了。而那個鬼趴在祭台上吸嗜著地上的血水,血液如沸騰了一般不斷的向鬼的口中湧去直到血水全部被吸幹。我看見那個鬼的身體漸漸的膨脹起來,本來乾枯的皮膚變得飽滿光滑。他猛地站起來滿足的舒展了一下身體,我看清了他的臉已經變成一個美麗女子的臉。但是她的眼睛仍然是一片猩紅,嘴角滿是新鮮的血液。
  我嚇傻了,這就是活祭!就是獻祭給那個鬼,不應該說那個女鬼。我的身體不停地顫抖起來,如潮水般襲來的恐懼感讓我幾乎無法呼吸。這時女鬼好像不夠滿足,淒厲的嘶吼起來。這時我感覺周圍的景物全部變成血紅色,跟恐怖的是我發現血液瘋狂的都從身體裏湧出來。我當場被嚇昏過去。
  我醒來時天剛剛亮,是胡曉雲的哭泣聲把我吵醒。查看了一下身體並沒有受傷也沒有血跡。我奮力的爬起來,透過鐵窗向看祭台看去。沒有女鬼的蹤影,祭台兩邊的火把已經熄滅了,蓋在祭台上的黃布也變回了黃色上面沒有一絲血跡,然道是夢?但是綁在祭台柱子上的一具骷髏卻告訴我一切都是真的。我感覺兩腿一軟坐倒在地上,沒有因為不是昨天的祭品而感到慶倖,是更加的絕望,更加的恐懼。。。。。
  木屋裏沒人說話。趙言對著天花板發呆,胡曉雲已經停止了哭泣,應該說是哭的昏過去了。木屋裏安靜的讓人抓狂。我被關在這裏已經半個月了,每一天都在想著怎麼逃出去。自從我那天看見幾個村民冷漠的把祭台上的骷髏抬走,我就知道不會有人憐惜我的生命。我想活命就必須逃出去,可是我想進了任何辦法都無效。這個木屋很堅固,很難破壞木屋逃出去。而且我檢查過了每一個地方根本沒有一個尖利的物品,地上只有一些乾枯的稻草。每天都有人來送食物、水和檢查木屋有沒有被破壞,但都是三五個人一起來。所以不可能在來人送食物時逃跑也不可能在木屋裏幹什麼挖地道之內事情。更別說那個通仙居士也時不時的來查看一番。我依然強迫自己想辦法,可是越想就越覺的絕望。。。。。
  突然不知什麼時候醒來的胡曉雲一陣慘笑,我看見她用長長的指甲奮力的割破手腕上的血管讓鮮血順著她的手流下來。我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我馬上站起身想去阻止她。這時趙言悲涼的聲音傳來“她已經受不了恐懼和絕望的摧殘了,你阻止她是對她的殘忍。”我不禁再也邁不動步子,我看見胡曉雲一臉解脫的笑容慢慢睡去。。。。。第二天來送食物的村民發現了胡曉雲的屍體很憤怒,他們對我和趙言一陣拳打腳踢。我被打趴在地上不覺得痛而是感到畏懼,一種本能的對死亡的畏懼。胡曉雲的死,然道不是在告訴我我的命運嗎?我最終還是要慘死在這裏嗎?趙言同樣沒有出聲麻木的躺在地上。我想他也許和我想的一樣,也許他早就想到了這點,也許。。。。。。。
  我看見自己被綁在祭台上,通仙居士在對我冷笑,然後在我身上劃了幾刀。突然通仙居士消失了,變成了那個女鬼。我看見女鬼面對著我,那猩紅的雙眼紅光一閃。我的身體如同融化了一般,大片大片的肌肉脫落下來露出了森森白骨。。。。。驚醒!我已經不止一次做這樣的惡夢了。
  今天是陰天本來昏暗的木屋更加昏暗了。算算日子這已經是我被關的第29天了。我靠在牆角發呆,我已經不再想怎麼逃跑了。也許這29天已經足夠我徹底絕望了。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這幾天一直沒有其他人被抓進來。明天又是新月,也就是說我和趙言其中一個將是明天的祭品。我心裏甚至有些期盼祭品是我,因為這種計算著自己還能活幾天的生活已經讓我快瘋了。但想起活祭的過程我又感到一種無法抗拒的恐懼。
  一陣鐵鏈碰撞的聲音,門被打開。可這個時候並不是送飯的時間。我抬頭看見一個女孩站在門口,我記得她是那個啞了的瘋丫頭。可是她現在開口說話了“你們快跟我走。”她看我和趙言沒反應又緊張的說道“你們還坐著幹嘛?我是來救你們的,快和我走呀!”
  我和趙言都愣了兩秒,然後像被打了一針興奮劑一樣跳起來。女孩看我們站起來接著說“你們可以叫我夢雪,先別問那麼多,我帶你們逃離這裏。”可能是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我和趙言幾乎無條件的相信了眼前這個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女孩。
  夢雪帶我們在小道上穿行,為了不被村民發現我們繞了很多路。眼看到就要離開村子了,我們都很興奮要不是怕被發現我幾乎想歡呼幾聲。可是我很快失望了,不知那裏跑出來的幾個村民擋住了我們的去路,我們被發現了。很快四面八方都響起了腳步聲,我們被趕來的村民包圍了。
  “你們真的以為能跑的掉嗎?”隨著話音通仙居士快步穿過人群走到我們前面。“你這個騙子。”夢雪咬牙切齒的罵道。通仙居士和村民明顯都一驚。人群中馬上響起了小聲的議論聲“夢雪不是啞巴嗎?”“她不是瘋了嗎?”“怎麼會這樣?她不是被神靈給。。。”“安靜!”通仙居士大聲喊道“你們都看見了,夢雪因為冒犯了神靈被神靈變成了啞巴。可是現在她能說話了,說明她和鬼怪做了交易,她想害村子被毀滅。”“你。。。。”沒等夢雪說完。通仙居士一甩袖子,一陣白霧從他袖口飛出,夢雪直接昏了過去。等我和趙言反應過來那陣白霧已經飄過來了,我和趙言都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很快失去了知覺。
  我醒來時發現我又回到了木屋裏夢雪也在,不過還在昏迷中。趙言已經醒了,他靠在牆角雖然他一臉冷漠,但我清楚的看見他眼角的淚痕。我癱坐在地上感到一陣無力,眼看著逃生的希望破滅讓我更加的絕望。眼淚也不受控制的流下來。。。。。。
[嗜血之怨2之鬼女血怨]
  天黑時夢雪醒了。她先是惶恐的看向周圍,不過很快明白了自己的處境,於是抱頭痛哭起來。畢竟是一個半大的女孩,又是為了救我們才被抓。我走到她身邊坐下,想安慰她兩句,可是我含含糊糊了半天不知道說什麼好。
  夢雪看到我好像找到了傾述對象對我說道“通仙居士是個騙子,這一切都是他的騙局。”“騙局?然道這一切都是假的?根本沒有鬼?”我不禁問道。夢雪擦了擦眼淚說“你聽我說完就知道了。我是這個村子的人,半年前通仙居士來到村子裏。說村子有災難,開始村民都不信。可是通仙居士不知弄了什麼把戲,村裏不斷有靈異事件發生。很快村民們包括我當時都信了,於是村民們請通仙居士為村子做法。通仙居士要了大量的財務才肯做法,可是做法後他說要向神靈活祭一個美麗女子才可以讓神靈才可以解除災難。在通仙居士的勸說下大部分村民都同意了活祭,而一些不同意的村民卻接二連三的出現意外。通仙居士對大家說這是神靈在催促他們獻祭。還說如果在下個新月到來時沒有獻祭,神靈將不會保佑這個村子,災難將會降臨。於是所有人都同意了獻祭。後來通仙居士選中了我的姐姐夢雨作為祭品。在新月的那個晚上村裏舉行了祭典,姐姐被綁在祭台上。通仙居士做法後要求大家都離開,說神靈要享受祭品不能讓別人看見。於是大家都離開了,可是我沒想到,我沒想到……”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