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Flower時尚會館's Archiver

iatricwwe2395 發表於 2012-11-23 14:26

寢室鬼敲門3

第二天晚上,喵兒收到通知,說學校運動會放假,花卉學缺了課時,今晚要補上,要是往常,喵兒肯定會抱怨,但是今晚,喵兒期待去看她給喵兒的留言,就去上課了。喵兒跟往常一樣,坐在那個寫滿了喵兒和她交流的座位,但是,喵兒詫異的發現,所有的話都被擦去了,只剩下一句,“世界還是值得期待。”只是,世界兩字前多了3個字,亡靈的,完整的一句話是,“亡靈的世界還是值得期待。”喵兒不禁吸了一口冷氣,她到底怎麼了,又發生了什麼嗎?
  突然,班上一陣騷亂,女生在尖叫,喵兒抬眼一看,喵兒的花卉學老師在自焚,只見她扭曲著身體,發出淒慘的哭泣聲,但是,喵兒明顯看出來,她的眼睛是望著喵兒的,眼神充滿了感激。
  喵兒後來才知道,喵兒的花卉學女老師,因為感情,工作等原因,加上自己心態不好,得了很嚴重的抑鬱症,自焚被火燒死,也許是她認為的解脫。只是,自從那以後,喵兒身邊莫名其妙的總是有股淡淡的怪味,那是烤肉一般的味道。
  
  
  我高中學校所在的地方,是在我們縣的西郊。
  
  相傳,那裏曾經是有名的無人區。而學校大門口所在的街道,則被稱為無人街。
  
  其實,無人街在很久以前也是有人的,雖然很少,也很久了。
  
  那時候,那裏是教區,天主教的教堂是那裏權威的存在。一直到抗日戰爭時期,日軍掃蕩過教堂,當時的教士逃的逃死的死,無人街便是無人街了。
  
  日軍投降之後,當地政府將那一片地歸還給教堂。而我們的學校則是佔用的教堂的地方。而故事的發生地—男寢,佔用的則是日軍撤走後留下的亂墳崗。
  
  那是一個春末夏初的夜晚,氣溫並不算低,也沒有颳風,可總是覺得耳朵旁邊有“嗚嗚——”的聲音。
  
  半夜兩點,大多數人都在熟睡。突然聽到“啊”的一聲慘叫。很多人都醒了,披上衣服順著聲音找了過去。發現在廁所前邊,一個學校裏很有名的混混(應該每所學校都有這種貨色)在那傻站著。臉色煞白,而褲子—已然濕了。當時,所有人都呆了,那人是有名的傻大膽,甚至往自己衣服裏藏過蛇,是什麼能把他嚇成那樣?
  
  第二天,學校派人過去詢問。從那人吭吭巴巴的回答中才知道:那晚,大概兩點左右的時候,他突感內急,便起床去上廁所。就在他經過走道的時候,突然看到一道白影閃過,他當時也許是害怕吧,使勁揉了揉眼睛,邊念叨“眼花了”邊往廁所走去,而就快走到廁所的時候,覺得後頸一涼,猛一轉身,就看到一道白影像是放慢鏡頭一樣從他眼前飄過,直到牆根,消失不見。這個時候他才敢叫出來。
  
  學校領導走後,他的一哥們——體育班的副班長——一個一米八三的壯漢笑他說:你也太遜了,鬼也能把你嚇得尿褲子,哈哈哈哈
  
  誰知,當天晚上,壯漢偷跑出去上網,十一點左右的時候才回學校。從寢室拿出洗臉盆去水池洗漱的時候,發現旁邊有一個穿白衣服的“人”在那洗著什麼,有很多又黑又長的毛,像是頭髮。仔細一看,只見一張青白色的臉正在那“人”的手裏,上面兩個血紅色的弧度像是在對壯漢露出怪異的微笑。於是,又是一聲慘……聞聲而來的老師只看到癱坐在地的壯漢
  
  第二天,體育班的班主任把被卷搬到了壯漢的床上,跟他的學生睡在了一起,這個老師護犢子的行為並沒引起任何反感。
  
  三天轉眼而逝,學校也沒任何事情發生。正巧體育班主任家裏也有事就回家了。
  
  當晚,一個起夜體育生看到一道白影躺在壯漢的床上,無聲無息……
  
  又是一聲慘叫……
  
  這世界上很多你不信的事,也許是真的……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